JoYaaa_

轮台东门送君去 去时雪满天山路
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

啊啊啊贺玄攻里攻气的【本来就是x私设真好啊真好。死的时候好饿哈哈哈哈

二十:

饿死鬼(五)

传说黑水沉舟是个饿死鬼,此言非空穴来风。

贺玄生前并非大胃口的人,但是死的时候因为颠沛流离,居无定所,从未吃上一顿饱饭,力竭而战死那一刻,留在世界上的执念除开手刃仇人以外,就是吃饱。

于是乎,黑水在一边修炼成绝的路上,一边越吃越多,他从来没感觉吃饱过。成绝后吞噬了黑水鬼蜮的大小水鬼,称霸了这片之后,就代替了即将飞升的地师仪上了天庭,仙京都是些已然辟谷的仙人,且在凡间都身份贵重,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,自然对吃食没有什么太大兴趣,贺玄饿了好一段时间苦日子,忍辱负重的接近了师青玄后,这位主爱游戏人间爱喝酒,天天拉着贺玄下凡间的酒楼,贺玄才有机会埋头苦吃。

贺玄对做生意这件事情产生了厌恶之情,而他虽然也管水,但是这片水域只能过棺材,所以和水横天没得比。在人间传说里的自己神出鬼没,心狠手辣,每天收到的祈愿都是些暗杀仇人,灭其全家之类的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情,信徒不是杀人犯就是神经质,贺玄从未指望过他们。

反正花城有钱,可以找他借。贺玄是这么想的。

可是随着一大执念消除之后,他好像只剩下吃饱这一件事情可以干了,所以吃的更多了,虽然岛上只有两个活口,且比起他的食量,师青玄简直就是小猫的胃口。不过加上修复分身的皮和修扇子,贺玄决定再和花城借点钱。

贺玄知道花城羞耻的通灵口令,但是从来不自己喊他,叫了个分身念了口令,这才进了分身的意识和这家伙对话。

“花城,借钱。”

您的好友正在输入中......

“你先还钱。”

贺玄抵着太阳穴的手微微一抖。

“没钱。”

您的好友正在输入中.......

“那就来我这里打工。”

贺玄也不是第一次给这家伙打工还债了,不过此时家里还有个大活口要照顾,显然是不可以的。

您的好友正在输入中......

“帮我做个幼儿的分身好了,材料和样貌我会差人送过去的。”

您的好友给您转账五十万功德。

【鬼以食为天】已收到

退出通灵阵,贺玄就收到了手下人拿来的图纸和材料,又做起地师的本行了,贺玄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务实的绝了。不过正好,能找点事情做。

师青玄自打那天早上就一连好几天没见过他了,吃食药膳都是别人送来的,那些人也不会陪他说话,他闷得快长草了,在这岛上转了好几圈,什么也没发现,耐不住寂寞一个人在岛上瞎找,终于找到了贺玄的书房。推开门就看到贺玄在捣鼓一块猪皮一样的东西。

“贺玄!你在这干嘛呢!”

贺玄其实早就发现师青玄找上门了,早就把做好的成品和风师扇收好了。此时正在捣鼓的只是一块皮。他这几天透过分身一直盯着师青玄的动静,晃悠了好几天没人陪他玩耍,果然就来找自己了。明明什么都忘了,还是一点也没变,一下子就上钩了。

“这块猪皮有什麽好玩的,你就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?也不来找.....算了,你这几天就在这里睡觉吗?都没有见你回来。贺玄?贺玄....贺玄!回答我!”

贺玄一直在磨皮,除了他刚进来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之外,对他一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。

“嗯。”

“嗯?你就嗯一声?快点告诉我?!话说你这里真难找,我们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吗,为何那些人都不搭理我,就你一个会说话的大活口也跟没有似得。哼╭(╯^╰)╮,我都快无聊死了,一个人自言自语的。诶诶诶,这块猪皮是干什么用的啊?”

师青玄迈步走进来,这个书房本挂满了人皮走兽法器等奇形怪状的东西,但都被贺玄收起来了,此时只剩下死气沉沉的铁器。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个大案台和凳子,贺玄正坐在上面,永远那一身黑色暗水波纹的衣服。大白天的也并未开窗,阴沉沉的。

他走到案台前,发现台面除了那块猪皮,还有很多宣纸和手稿,都是类似于模型或者画像的东西,不知为何,那上面笔锋沉稳的注解,他看了就觉得像贺玄的,好像看了很多年一样熟悉。贺玄面前的那张画的非常灵动逼真,注解却鬼画符一样看不懂,这应该不是出自贺玄之手,但能勉强能看出画上是个七八岁的小儿。

师青玄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随手拿起一张手稿来,看贺玄也并未阻拦,还是细细地磨着那块皮,就看到那上面是个样貌普通的男子,注解都是些身高和细节之类的,一时半会更迷了。
抬头就看到贺玄面色如死水的看着自己,不好的预感更加沉重了。

"怎么?“

”你到底是干嘛的?“

“工匠。“

”哈???那这些是什么?你做得人偶吗??”

贺玄突然一闪到他身后,师青玄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,他突然把一直抑制的鬼气放了出来,几股阴风直接猛地吹开了关紧的窗,对着师青玄的耳边说道。

”对啊,会动的哦。“

此时他的耳边好像站了个死人一样,虽然师青玄做好了心理准备贺玄不是什么正常人,但还是被他吓了个半死。他撒腿就跑,但他哪里跑得过贺玄,还没到门口就被贺玄抓住了,他一把拉住了他的手,师青玄感觉像握了个冰雕,寒意布满了全身上下。

“怕什么。我就是个死人,你忘了罢了。”

贺玄捏着他的手,阵阵寒气传来,师青玄觉得全身的寒毛都抖了个机灵竖起来了,贺玄留的力气特别巧妙,让他既跑不了又不会感到疼,还把他的手指放在掌心来回揉捏着,感觉像是对待一个玩具,他被说穿了心里想的,果然吓得亢奋十分了,开始大笑起来,本该暧昧的气氛异常诡异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贺玄你开什么玩笑呢哈哈哈哈哈,你怎么可能是死人呢?你这不还握着我的手吗哈哈哈。”

”不,我真的是死人。“

师青玄只感觉到贺玄拉着他的手放到了胸口,那个本应该有心脏跳动的地方,一如贺玄往常的脸,平静如一滩死水。

抬头看见贺玄,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



Ps:
私设啊啊ooc勿介意

还有那个皮就是花花去桐庐山那个皮。

贺大影帝逗失忆小媳妇儿

评论
热度 ( 29 )
  1. JoYaaa_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贺玄攻里攻气的【本来就是x私设真好啊真好。死的时候好饿哈哈哈哈

© JoYaaa_ | Powered by LOFTER